<del id="1nx59"></del>
    <address id="1nx59"><video id="1nx59"><progress id="1nx59"></progress></video></address>

        <menuitem id="1nx59"></menuitem>

        <meter id="1nx59"><listing id="1nx59"></listing></meter><sub id="1nx59"><video id="1nx59"></video></sub>

          <strike id="1nx59"><thead id="1nx59"><noframes id="1nx59">

          <big id="1nx59"></big>
          <progress id="1nx59"><meter id="1nx59"><span id="1nx59"></span></meter></progress>
          <ins id="1nx59"><track id="1nx59"></track></ins>

          <font id="1nx59"><big id="1nx59"></big></font>

          ?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一雙球鞋被“炒”至近2萬元 付款后缺貨,違約損失該怎么算?

          來源:揚子晚報編輯:保存2021-09-04 21:11:03
          分享:
            一雙球鞋被“炒”至近2萬元 付款后缺貨,違約損失該怎么算?

            近年來,“炒鞋”成為一種現象,一雙球鞋的價格動輒被哄抬至幾千甚至一兩萬元。那么,當付款預定高價鞋后卻被告知缺貨,違約造成的損失應該如何計算?近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結一起“炒鞋”糾紛。法官明確表示,不可單純以交易平臺上被炒至虛高的實時價格來確定案涉鞋子價款的實際損失?! ⊥ㄓ崋T 寧法宣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萬承源

            2019年4月至5月間,沈某先后向秦某了20雙“黑天使”和8雙黑色“滿天星”球鞋,支付貨款共計9萬元。6月8日,沈某又向尤某了60雙“黑天使”,支付貨款15.9萬元。之后,秦某先向沈某發送了3雙“黑天使”,又在尤某的委托下向沈某發送了25雙“黑天使”。

            2019年7月29日,尤某向沈某表示,因缺貨剩余的鞋子無法發貨,并向沈某出具了一份《說明書》,寫明:尤某同意對剩余未發貨鞋子(52雙“黑天使”和8雙黑色“滿天星”)以當日市場價格(某平臺)總計約36萬元賠償給沈某,并承諾于2019年8月10日至15日期間支付20萬元,剩余款項于2019年8月30日至9月10日履行完畢。

            2019年8月,尤某通過轉賬先后向沈某支付賠償款合計4.13萬元。

            8月25日,經當地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沈某與尤某達成協議:尤某承認35雙“黑天使”鞋子未發,愿意以每雙3500元的價格賠償給沈某,共計12.25萬元,除了已支付的,尾款8.12萬元于9月30日一次性付清;剩余爭議部分雙方自愿通過訴訟解決。

            對于前兩次未發貨的17雙“黑天使”和8雙黑色“滿天星”鞋子的賠償問題,雙方訴至法院。該案一審宣判后,被告尤某不服判決,提起上訴?! ∧暇┲性赫J為,對于剩余未發貨的17雙“黑天使”和8雙黑色“滿天星”,尤某應向沈某退還相應貨款82140元。

            關于這25雙球鞋未能按約發貨造成的損失問題,沈某主張按照2019年7月29日尤某出具《說明書》當日的市場價格計算,涉案球鞋的售價為每雙19500元。

            對此,法院認為,沈某與秦某、尤某交易時,對球鞋的交付日期并未有確定的約定。雖然涉案型號的球鞋當天在某平臺上有過較高價格,但該平臺上球鞋價格呈曲線波動,除非當日實際賣出鞋子,否則收益無法兌現及確定。

            南京中院認為,結合案涉貨款的金額,《說明書》中約定的損失賠償數額明顯過高,因此對損失部分予以調整,酌定由尤某賠償沈某24642元。

          相關文章

          地址: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0310-3181999
          邯鄲之窗  www.uuseenews.com.cn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8